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进的博客

人生四大乐事:读书品茶,运动养花!

 
 
 

日志

 
 

清 明  

2010-02-01 10:33:26|  分类: 信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的山野在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温柔,满山的苜蓿正冒着肥胖的嫩芽,一字排开的桃树杏树的枝头也开满了粉嘟嘟的花,略显拥挤的花儿肆意地释放着香味,引来阵阵蜜蜂绕花飞舞……时间已近中午,我和爸爸还有自己不满六岁的女儿在这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季节里踏过葱绿而又柔软的苜蓿地来祭奠先人,表达对先人们的思念之情。山上没有人声,也少鸟鸣,只有嗡嗡的蜜蜂的声音,只有我们一家三人。我看着爸爸拉着孙子的手在前面走着,说笑着,一种孤独感油然涌上心头。

在我的记忆里,清明作为一个传统节日失去它的传统性已经有十多年了,因为这十多年来我几乎没有机会在清明的时候回家去看看依然健在的父母和已经逝去的祖先们。

今年的清明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又到了,恰好有两天的假期,终于可以回家去看看,顺便祭奠一下久违的先人们了。

携妻带子地来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但父母还没有吃晚饭,他们在得知我要回家的消息后就一直等着,等我们回去吃一顿团圆饭。饭菜很简单,都是妈妈自己做的家常饭,但吃起来却格外的香:原汁原味的菜、劲道的手擀面和着父母满意的微笑、一家人团聚的温馨……吃饭时,我顺便问及父母的身体,他们都说很好,要我们不要担心,好好地干自己的事情去。但我知道,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现在通身是病,手脚麻木,腰腿疼痛,还要坚持着操持家务。而我们,除了隔三差五地打个电话问候之外,一点忙都帮不上。

晚饭后父母便和孙子开心地玩着,老幼之间的差距在玩笑中化为乌有,我看到父母满足的微笑,却自然地想起我们不在是两个老人在寂静的大房子里安静地吃饭,孤独地看电视的情景,一丝悲悯和着无尽的歉疚涌上心头……

刚才,我们来上坟,爸爸提议要带上孙子,她也高兴地跟着我们了。爸爸拉着孙子的手走在前面,我提着祭奠的酒菜和纸钱跟在后面,我们漫不经心地谈着随心记起的话题,我问的更多的却是大伯二伯哥哥弟弟们的事情。看着女儿欢呼雀跃的样子,我的思绪回到童年。

那时候,清明前三天照例是要上坟的,并且要约齐本家所有的人家,我们上学的孩子也会在这一天的下午请假回家,和大人们一起去上坟。上坟的队伍总是很庞大——一大户人家怎么说也要三十多人;上坟的路上总是很热闹——大小十来个孩子欢呼雀跃着;上坟的气氛总是和谐而又和睦——不论老少,一团和气,说着各自的计划,谈着感兴趣的话题。上坟结束时,大人们要在最后一块坟地里喝完祭奠剩余的酒,孩子们则要抢着吃剩余的饭菜……这样想着,心底顿生一层凄凉,先前回忆中其乐融融的氛围便只剩庞大的队伍了。

我问爸爸:“怎么没有约齐大家一起去上坟呀?”

爸爸说:“唉!各家有各家的事情,集中起来很难!……前天,你大伯一家上坟了;昨天,你大哥一家上坟了……”

是啊,各家有各家的事情,集中起来很难!我知道哥哥弟弟们大多为了生计外出打工了,为着清明的事情回家一趟很不现实,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几个老人孤单地蹒跚在山路上的孤独与无助,他们是否也会和今天的我一样不自觉地想起以前上坟的情景呢?

在四月的春风中,我虔诚地跪在爷爷奶奶的满是春草的坟头,看着女儿调皮地围着坟地,逐一地问爸爸这是谁的坟——在问答中生者表达了对死者的缅怀;我的眼前是昨天刚烧过的纸钱的灰和尚未被鸦雀吃掉的饭菜——死者总会在适当的时候被生者挂念。可是,生者呢?这些蹒跚的孤单的父母们需要的仅仅是在适当的时候被人挂念着吗?

离开爷爷的坟地,我们祖孙三代不自觉地排成一队:前面是蹒跚的父亲,中间是雀跃的女儿,后面是心事重重的我……

被四月的和煦的春风吹着,桃花杏花开得正旺,苜蓿正攒足了劲往上长……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