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进的博客

人生四大乐事:读书品茶,运动养花!

 
 
 

日志

 
 

也说过年  

2010-02-09 12:07:56|  分类: 信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过年。或许,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只有过年,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穿上新衣服,吃上可口的饭菜,还可以走亲戚去挣几块的压岁钱。所以,那时候,一进十一月就开始盼过年了,那是一种充满期望与喜庆的等待,虽然漫长,但也快乐。

如今回想,关于过年的情景还是记忆犹新的。

当地的习惯是:过年要杀一头猪。在我的记忆中我家能杀起猪的时间不是很长,总之,小的时候一直是没有杀的,每逢过年,总是凑合。最拮据的那年爸爸只买了一个猪头。年三十的晚上,家里唯一的土炉子上炖着猪头,我们一家人便围坐土炕上,有说有笑地守着年夜,等着吃这一年一次的骨头。尽管家里很冷,条件很寒碜,但其乐融融的氛围里每个人都很幸福,心里面暖暖的。

大年初三的早晨,爸爸总是很早起来,吃过早饭后便要骑着自行车到五十里以外的县城里给舅舅和姨夫拜年了。我自然是一定要去的。在寒冷的清晨,爸爸骑着自行车,我坐在后座上,一个多小时后便到了县城,从车上下来时冻僵的脚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但心是热的,想到亲戚家的装有暖气的楼房、叫不上名字的可口的饭菜和崭新的压岁钱,便强行迈开脚步走了起来。不管是在舅舅家,还是在姨夫家,照例吃的是说不上名字的可口而丰盛饭菜,照例能收到几块钱的崭新的压岁钱。那心情是现在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我也因此有了在朋友们中炫耀的资本。

那年过年前,爸爸的口袋里有了多余的钱吧,破例给我做了一套新衣服,花了好几十块钱。那年正月,我们社里照例放电影,这是全村人都高兴的事情。大人们看电影,我们孩子自然是野乐了,不管演的是什么电影,我们便只管自己捉迷藏、追逐、打闹,乐成一团。可谁知几天下来,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将新衣服弄了个大洞。尽管因此挨了爸爸一顿揍,但比起看电影的乐趣来,疼痛算不了什么。可惜,这电影也只能看三天。三天之后,又是漫长的等待了。

……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漫长的等待、惬意的玩耍、坐自行车去县城的辛苦和几块的压岁钱。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再对过年那么期待了,也不再有过年的特别心情和特殊乐趣了。过年变得也就和过日子一样,甚至还不如了。或许是因为,过年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新奇的东西;或许是因为对过年已没有什么祈求;或许是因为……。总之,在浓烈的年味里再也找不到儿时的乐趣了。

这两年,在城里过年,感觉挺忙的,几乎要从腊月二十忙到正月十六。看似忙忙碌碌地过了个年,但静心一想:久违的朋友终于见了一面,但除了喝酒,啥知心话也没有;总是走街串巷,但除了忙于应酬,对那些年味毫无感觉;说是出去看秧歌、赏灯会、看烟火,但在人海里找不到一点欣喜,几乎是机械的应和。过完年见面,都一个说法——累啊!

这种感觉似乎昭示着一种现状:人们告别了那个拮据的时代后,又被这个物质基本充裕的时代迷惑,以致为物所役了。

在物质的享受中淡化甚至遗忘了精神的享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损失啊!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