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进的博客

人生四大乐事:读书品茶,运动养花!

 
 
 

日志

 
 

在欢聚的边上  

2012-01-27 21:21:17|  分类: 信笔涂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到腊月二十七下午的时候,才冒雪带着妻女赶回到老家过年,了结了爸妈的一份期盼。

从车上下来,正在卸大包小包的东西,爸爸就从家里迎了出来,默不作声只是提起我卸在地上的包就往家里走,就在爸爸转身的瞬间,我看到了洋溢在他脸上的幸福的微笑。当我们把大小的包拿进屋里之后,女儿就高声喊着“奶奶,我来了!”冲向了厨房,这时才看到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双刚从灶台上下来的粗造的手还没来及洗,就那么直挺挺地伸着,满脸堆笑地说:“回来了啊!你爸说你们明天回来,我还等着呢!”说着,妈妈顺便打开炉盖,看了看已经生着的炉火,“你看,以为你们明天才来,这火还没生旺呢,房子有点冷,衣服就别脱了!不过炕很热,冷了就到炕上去!”

就这样,我们一家人在经历了半年的分别之后在这年关将至的时候欢聚一堂了。我们置办的年货加上爸妈准备的“年”,我们家这个春节可谓丰盛了。

晚上,我们一家五口围着烧得很旺的炉火看着电视,聊着各自记起的话题,拉着家常,女儿和爷爷奶奶一起玩笑着乐开了花,一家人共叙天伦的融融暖意和房间的温暖融合在一起,完全抵挡了门外零下二十度的低温,融化了因为分别和牵挂而产生的纠结,家人们脸上洋溢的开心与微笑让人真切地体会了欢聚在每一个人心头激起的层层心波。我也终于明白中国人为什么非要在春节的时候克服重重困难不远千里万里赶到老家过个年的缘由了。

大年初一的时候,我们照例要去拜本家:一是烧柱香,拜拜逝去的先人们,一是拉拉家常,看望一下久违的本家。今年因为雪厚天冷,我和爸爸动身迟了一些。出门之后才发现今天阳光明媚,各户人家都贴了红红的对联,有些人家还将大红的灯笼高高地挂了起来,原先那一例低矮的砖瓦房之间多出了许多漂亮的小二楼,在明媚的阳光和洁白的积雪的映照下,被红红的对联和高挂的灯笼装点着,为寒冷的春节平添了一份难得的喜庆与热闹。那些欢聚人家难掩喜悦,将音响放得太大,喜庆的音乐或远或近或明或暗地缭绕在村庄里。不远处,老爷爷拉着年幼的孙子远远地看儿子在雪地里放鞭炮。这些景象,在这寒冷的早晨将一丝暖意送进我的心头。

踏着厚厚的积雪,穿过缭绕的喜庆的音乐声,我们首先来到大伯家。大伯家的房子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盖的,曾经也是非常新潮让人羡慕的,如今看起来已是低矮陈旧,甚至有点破败了。推开半掩的大门,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院子当中直立的那个花炮的残骸以及周边散落的鞭炮的碎屑告诉我这家人昨晚也曾热闹过。穿过院子,轻轻地推开紧闭着的厅房的门,里面照例是静悄悄的,见我们进去,略显龙钟的大伯从沙发上起来招呼我们,我才在昏暗的光线下看见了穿着洗得发白的灰布衣服的大伯和大妈,花白的头发、颤巍巍的手臂、佝偻的腰腿让人看上去顿生一份怜悯。

爸爸开口就问:“老二和老三都没回家过年吗?”

大妈这才开口说:“他们说过年这几天生意最好,弟兄两家都没回来!”片刻的沉默之后,大妈又略带自豪地补充说:“两个孙子都回来过年了!”

或许是大伯看见了我诧异的表情吧,接着话题说:“两个孙子嫌家里太清静,今早跑到他舅舅家里去了!“

拜本家的例行礼节烧香磕头结束之后,大伯招呼我们坐下,畏畏缩缩地拿出了置办的简单的年货让我们尝尝,在一通寒暄客套之后又解释说:“今年人家都没回来,加上下了雪,本来打算去街上买点东西的,可腿疼得没去了;原想烤点馍馍的,可胳膊疼得提不起厚重的铁锅盖。哎,今年就这样了,啥也没有啊!”

“你大伯胳膊腿子都疼得不能行动,连眼睛现在也看不大清楚了。我害怕他给我的忙没帮上,把自己累倒在炕上我就没一点办法了!”大妈无奈地说。

年过花甲的两个老弟兄围着火炉寒暄着,我无聊地玩着手机打发着时间。感觉房间有点冷了,我伸手去摸炉子的烟囱取暖,出乎我意料的是烟囱尽然是冰凉的。这时我听到大伯的叹息:“昨天晚上伟伟(大伯的长孙)从兰州回来了,家里也没来就去找他的朋友喝酒去了,到现在也没过来看看我们!哎……”

这一声叹息揪疼了我的心,也揪起了我对大伯大妈一段生活的回忆。

大伯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分家之后就住在大伯家附近,老二和老三十年前就在兰州做蔬菜生意了,后来干脆将老婆孩子都带到兰州去了。老家里就只剩大伯和大妈两个老人种地操持家务,两个做生意的儿子只是按时将钱寄回家里,让老人在农忙的时候雇人帮忙干农活,可是过惯了节俭日子的老人宁可自己受苦受累也舍不得多花一分钱。辛苦节俭了大半辈子的两位老人在晚年体弱多病,特别是腰腿疼痛,有一段时间连行动都艰难,但还是舍不得花钱去治病。偌大的一个家庭仅靠着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料理着,就这样硬撑了好几年,现在看来实在是撑不下去了。这本来应该是在儿女的照料下安度晚年,共享天伦的年龄,可是,他们依旧孤单地过着清静得留不住孙子的生活。

我正带着怜悯地回忆着,爸爸起身要走了。大伯蹒跚着把我们送出大门,我顺便问大伯:“大伯,走咱们一块去转本家?”大伯苦笑一声说:“你们去吧,我眼睛不方便,腿脚不灵便,今年就不去转了!”

爸爸默无声息地在前面走了,我什么话也没说就跟了上去。时间临近中午了,阳光的暖意已经依稀可感,左邻右舍传出了欢聚的嬉闹声,远远近近的音乐的声音依旧肆无忌惮地在村庄上空缭绕着。或许,这音乐是欢聚的伴奏,也可能是孤寂的呐喊,但在我心里却变成了从未有过的纠结,纠结于那些蜷缩一隅的渴盼的眼神和孤寂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