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进的博客

人生四大乐事:读书品茶,运动养花!

 
 
 

日志

 
 

暖泉河,消逝的记忆  

2012-09-28 21:2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泉,是家乡的一条小河的名字。这条河流过我生命的前20年,给我的生命注入了活力,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

                                                                                                                                               ——题记

暖泉河,尽管只是一条不起眼的小河,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暖泉河,却是一个很响亮的名字!如今,关于暖泉的那些温暖的往事已经化作一幅幅美丽的图景留存在我的脑海里了。

夏日的傍晚是暖泉河最迷人的时候。傍山的夕阳将最后一点光芒尽情地洒向大地,暖泉河大度地敞开着胸怀,任凭夕阳用淡红的余晖给潺潺流淌的河水染色镀金,经习习的晚风轻轻吹拂,河面马上显出粼粼的波光了。就在这迷人的河水边上,三五个挑水的农民正拿着或大或小的马勺轻轻地将清澈的河水一勺一勺地舀入水桶。没等他们将水桶舀满,牧羊人就甩着响鞭将吃饱了青草的羊群赶到了河边。那些羊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过去,有的站着,有的跪着,有的钻到河的中央,大口大口地喝着那香甜的河水。羊儿的到来打破了小河的清静:河里自在戏水的青蛙被羊赶到岸边的水草里去了;河底安详的泥鳅被羊搅和得游到远处去了;那几个挑水的农民也终于摇着头放下马勺,蹲在河边圈起了自家的旱烟,谈论着庄稼的收成等待羊群离去……

河的两岸照例是细软的沙地,沙地上是各色的白杨树,其间夹杂着一些粗壮丑陋的老柳树。它们因着河水的滋养,一例是青葱而又茂密的。这里是鸟儿的乐园,更是孩子们的乐园。每逢傍晚放学的时候,这里总会有孩子手捧课本,将自己朗朗的书声和谐地融合在啁啾的鸟鸣声和沙沙的树叶声中,形成了一首悠扬的协奏曲。这首协奏曲不知陶醉了多少贪玩的孩子,让他们放弃贪玩的本性,和着协奏曲的节奏走过懵懂,走出了农门。

靠近岸边的那株歪脖子的老柳树不知什么时候执拗地将自己遒劲的枝干伸到了河面上,给了人很多观感的享受。不要说乍暖还寒时候让人体会“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惊喜,不要说婆娑的枝条在习习的凉风中轻抚水面的柔情,就是躺在那斜出的枝干上静观流水的惬意,也足以让孩子们恋恋不舍,以至原本粗燥的树皮也被爬树的孩子磨得光滑可鉴了。

雨后的树林更是有意外的惊喜: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漫步在松软的沙地里,不经意间你会看到阴湿的树林里在一夜之间冒出了的许多粉嘟嘟的“小馒头”。此时,只要你小心地揭去“小馒头”顶上的沙土,再用树枝沿着“小馒头”的根部抛开一个小坑,就会扳下一整株纯天然的蘑菇来。要是你再勤快一些,就会为自家贫瘠的餐桌增添一道美味的菜肴。   

除了蘑菇,暖泉河还多有泥鳅。大小的石块下面,河底的水草里面,凹陷的河床里面总会有成群的泥鳅,只要你小心地伸手进去,不经意间就能捉到一条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泥鳅。这泥鳅啊,可真是好玩。你可以把它装进罐头瓶子里面带回家养起来,它远比现在的任何一种金鱼要容易伺候。但遗憾的是,那时候我们并没多少闲情逸致去喂养它们。于是逮着一条就洗净了直接活吞下去,或者带着简单的炊具把开剥了的泥鳅和新采蘑菇一起炒了吃,这就算是野炊了……

冬天的暖泉河是比较沉寂的,没了沙沙的风吹树叶的声音,也没了活蹦乱跳的泥鳅的影子,唯有几个调皮的孩子会在放学的路上流连于结冰的河面,这里便成了孩子们的天然冰场。我也曾流连于溜冰的欢快而忘记了上课的时间,终于被老师放在了教室外面的雪地里,但是,天然冰场给我的快乐并没有因为雪地里的罚站失去它本来的吸引力。

记得那是一个下了一夜雨的夏日的清晨,我一出家门就听到了很响的流水的声音——河里发洪水了!等我们来到河边,看着汹涌的河水肆意地冲出河道,漫过了松软的沙地,淹没了岸上的植被,就连那棵老柳树遒劲的枝干也被洪水无情地吞没了,只剩一点树梢还执拗地伸出在翻滚的水面上——去学校变便了洪水退去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徘徊在河边的我们多么希望有一个桥可以让我们自由通行啊。但对于桥的期盼终究成了我学龄阶段最大的遗憾,直到我告别暖泉河去外地上学的时候,也没看到我期盼中的桥。

美好的记忆之外,依旧有着让我刻骨的痛。有天清晨,当我照例走入那片树林时,猛地发现有几棵树被砍走了,干净的沙地上乱七八糟地堆了一地树枝,还有那些刺目的树桩子。刻有我的名字(那时候,我们喜欢在树林里面玩圈地为王的游戏,每每总在自己固定的“领地”里选一棵树,刻上自己的名字)的那颗细长匀称的白杨树也不见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时不时地总会有树被砍走,后来据说是被人拿去做了电视天线的杆子了。终于,人家的电视天线架起来了,我们的树林子却日渐稀疏了。后来,就在稀疏的树林里面,农民们开垦出了一块有一块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田地,种上了可有可无的庄稼。那几棵残存的不成林的白杨树孤零零地坚守着最后一块阵地,与树下面并不茂盛的庄稼抗争着……

再后来,小河干了,泥鳅死了;树林没了,小鸟散了……只有那些鲜活的记忆活生生地留了下来,也幸亏留了下来了。

现在回家,照例要经过这条名叫暖泉的小河。今天也不例外。和妻子、女儿走在河边,沙地依旧是软绵绵的,昔日的树林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新开垦出来的整块的土地;暖泉河早已干涸,新建的水泥拱桥不偏不倚就架起在以前我们必经的河道上面,桥下平整的河道被挖掘机掏成了许多不规则的大坑,里面是被白色“泡沫”包裹着的散发着怪异臭味的污水——我的暖泉河分明已经成了淀粉厂的污水处理厂了。就在污水坑的外面依稀可见昔日河道的影子,但是全没有先前的丰润,那些河底的干泥张着皲裂的大口期待着一场甘霖——暖泉河的景象也如同现在河底的干泥一样早已风干在我年轻的记忆中了……

忍受着扑面而来的刺鼻的臭气,我拉紧孩子的小手,和妻子一起快步走过暖泉河上我曾期待过的新桥。脑际突然想起爷爷曾经说过:“以前,这里是一片水草滩,树林茂密,河水清澈,水鸟出没……”那景象我没有看到。现在,我想对女儿说:“以前,这里是一片白杨树林,河水清澈,鸟儿啁秋……”可惜呀,她也看不到了! 

                                                                                

                                                                                                                                       2012年9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